《大戏看北京》20190906_特别节目---电视剧老酒馆-老酒馆 预告- 老酒馆剧情 -光荣时代电视剧
最新消息:

《大戏看北京》20190906_特别节目---电视剧老酒馆-老酒馆 预告

剧情 老酒馆 浏览 暂无评论 收藏此文章

《老酒馆》20190906_特别节目---电视剧老酒馆-老酒馆 预告

<a href=/juzhao/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剧照</a>

老酒馆 山里那个九九唱不完作词:刘培龙曲编:施仁明首唱:小溪山里那个吆依吆,九十九座山,九十九条沟,九九回曲山里人那个呀大脚板。 山里那个九九唱不完-山里那个九九唱不完-未知 03:18 山里那个吆依吆九十九条大石堰九十九棵柿子树九九回味那个呀黄糁糁的甜。 山里那个吆依吆九十九间青石屋九十九扇木窗户九九袅袅青松柴火油腻腻炊烟。 山里那个吆依吆九十九条汉子九十九盘石碾九九那个唾沫星子乱飞侃大山。 山里那个吆依吆九十九个野孩子九十九条胡同串九九玩疯那个呀木轱辘儿转。 山里那个回忆吆依吆让我闭起眼那个静呀那个乐呀那个疯呀那个美滋滋的甜那个依吆依吆依。音乐康桥朗诵:父亲-未知 01:59 小时候 我是您手里的宝 依稀记得 我的乐园 是您的肩头与怀抱。 年少时 我是您目光里的煎熬 永难忘记 给我的奖赏 是因您的高兴和气恼长大后 我想做您坚实的依靠 为您尽孝 可病魔与沧桑 却把您的躯体无情地撕咬哭砂_甜甜的妈-未知 06:11 文字:甜甜的妈 演唱:甜甜的妈 图片:五阁堂主人 《老酒馆》,作词,林秋离,作曲,熊美玲,由台湾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红极一时的玉女歌星黄莺莺首唱。收录于黄莺莺1990年个人专辑《老酒馆》中,是一首经典的伤情歌曲。 海边的沙子含有石英成份,由于地形水分和组成等因素共同作用,间隔较大,当发生摩擦时,沙子会发出“啵儿、啵儿”,类似哭泣的声音。这真的是浪漫主义的想象:沙子怎会哭泣?能哭泣的是随着潮起潮落不安的心情吧? 这首歌曲旋律舒缓优美哀怨动听,歌词质朴感人不落俗套。娓娓道来间不经意就触碰了灵魂深处最柔软的地方,强烈的代入感一下子击中泪点,引起共鸣。 几十年来,不断被不同的歌者翻唱,或深情款款,或缠绵悱恻,或怅然若失,或柔肠寸断
老酒馆心碎了的人总喜欢听一听悲情歌曲,因为这里或许能找到他们缺失的部分,把忧伤的往事一一梳理
老酒馆 你是我最苦涩的等待让我欢喜又害怕未来你最爱说你是一颗尘埃偶而会恶作剧地飘进我眼里 宁愿我哭泣不让我爱你你就真的像尘埃消失在风里你是我最痛苦的抉择为何你从不放弃漂泊 海对你是那么难分难舍你总是带回满口袋的砂给我难得来看我却又离开我让那手中泻落的砂像泪水流 风吹来的砂落在悲伤的眼里谁都看出我在等你风吹来的砂堆积在心里是谁也擦不去的痕迹 出镜:甜甜风吹来的砂穿过所有的记忆谁都知道我在想你风吹来的砂冥冥在哭泣难道早就预言了分离歌曲0563《老酒馆》韦德璞 05:45 我这个人,不知怎么了,年轻时就没年轻过。人家都“小张”.“小李”的叫着,听起来很亲切,很年轻。可是我这些年来,从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可能是因为我长的黑,个头大,发育有点“着急”的原故吧。17岁刚参加工作,人家就叫我“老韦”;后来,年令大了,又改名叫,“老韦头”;退休以后,有些会说话的叫我“韦老”,总是没离开这个“老”字。这些年来,都习惯了,听起来很亲切,很舒服,也很自然。反到有些自豪感。 上世纪六十年代,我上班了,当上了小学老师,二十岁就当了小学校长。同亊们依然不变,有的叫我“老韦”,有的叫“德璞”,自自然然,没有一点隔阂。即没有领导,被领导的关系;也没有你是上级,我是下级的区别,只是分工不同,有事大家商量,我最后拍个板,一锤定音了事。大家工作起来,心情舒畅,生龙活虎,全校的工作在全乡很出色。 回想当年,在新立校当校长的三年,是我工作最艰苦的三年。同时,也是最快乐的三年。后来,当了乡长,当了县长,当了局长,工作变了,时代也逐渐的发生了变化,我的什么“长”也跟着变了。入乡随俗吧,大家都是这么叫的,我也别例外。我记得,大慨是“文革”后吧,党内还发过正式文件,“一律称同志”。可是,在强大的习惯势力面前,这些规定也显得微不足道。 辞官解印,我应该回到“原点”了,还我个自由老百姓。可是,有些人处于对我的尊重,还是老称呼不变,该“局”还局,该“长”还长;有的叫局长,有的叫市长。反正“你也不是妖怪,我也不是妖怪”,大家顺其自然,愿咋叫就咋叫吧。 其实,管你叫啥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定要知道你是谁!别拿自己太当回事。知道自己的份量,找准自己的的位置,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千万别追名逐利,摆老资格,自以为是,忘乎所以,已往那些辉煌,都是过眼云烟,一去了之。 退休了,摘去了“乌纱帽”,我就是老百姓。“无官一身轻,自由老百姓”,在人的一生中,真是难能可贵呀。古语说的好:过什么河,脱什么鞋。适者生存,老百姓啥样,我就啥样。老百姓坐公交,我也去排公交;这趟坐不上,还有下趟;坐过站了,挺好,多走几步,权当是锻炼了。老百姓跳广场舞,咱也去跟着跳,好在咱还有“大秧歌”的老底。老百姓去上老年大学,咱也去。学点绘画,练练书法,有条件再喊两“嗓子”,这样增加点“文艺范”,有机会再上台“亮亮相”。这样,优雅的老去,不是挺好的吗! 韦德璞,字林泉,别教了5年书,从政39年,2003年在哈尔滨市教育局退休。先后在巴彦县、尚志市、松花江行署二轻局、五常市、哈尔滨市教育局等地,任过小学教师、小学校长、公社团委书记、县委宣传部干事、公社党委书记、尚志市副市长、松花江行署二轻局局长、五常市市长、哈尔滨市教育局副局长等职。工作期间曾在多家报刊杂志上发表过60多篇文章。退休后出版了《老酒馆》《老酒馆》《老酒馆》和《老酒馆》(一)(二)两本诗集,并出版了《老酒馆》和《老酒馆》两部摄影集。现任省、市书法家协会会员、省市作家协会会员。 杨克毅 读人生感悟,品人生滋味。热爱语言艺术,喜欢用诗一样的语言诠释祖国的强大,家乡的秀美,生活的美好,人性的善良,传播正能量。片尾曲 现在啊 您是儿子永远的念叨 思念与懊悔 潮水般把我的心 一次次浸泡下载

转载请注明:光荣时代电视剧 » 《大戏看北京》20190906_特别节目---电视剧老酒馆-老酒馆 预告